移動端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新聞

浙江省臺州籍 邯鄲政協委員的遭遇 將為拖欠農民工工資買單

2019-10-28   http://www.fkpzyi.live  來源:互聯網  點擊:[field:click/]次

[導讀]: 本刊訊 (圖/文葉學武) 近日,本刊接到邯鄲一名政協委員反映,稱自己組織的農民工隊伍為邯鄲市康橋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開發的龍湖花庭項目施工(原名龍湖公館)。自從2012年開始-2017年施工,現項目改名為和平麓小區,拖欠他帶領的農民工工資400余萬。項目位于......

   

     本刊訊(圖/文葉學武)近日,本刊接到邯鄲一名政協委員反映,稱自己組織的農民工隊伍為邯鄲市康橋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開發的龍湖花庭項目施工(原名龍湖公館)。自從2012年開始-2017年施工,現項目改名為和平麓小區,拖欠他帶領的農民工工資400余萬。項目位于邯鄲市和平路442號(原軸承廠)建筑總面積344469.6㎡,共11棟住宅樓,1#-9#樓是高層住宅,10#、11#樓兩棟是別墅。


  據反映人李叔考稱:自己是浙江臺州臨海人,在邯鄲主要從事建筑勞務清包工,給邯鄲做出了很大貢獻,2018年邯鄲市叢臺區政協授予優秀政協委員。


投訴人的遭受經歷

  自2012年,我組織勞務施工隊承接了邯鄲市康橋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橋")開發的龍湖華府一期及二期1#-9#樓工程(工程為毛坯交房。本項目現狀為1#-6#及商業2#主體及抹灰已完成)。由于康橋公司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致使資金鏈斷裂等原因遲遲無法按時支付勞務工人工資,最終導致我勞務隊也無力繼續墊付農民工工資,陷入舉步維艱的境地。龍湖華府項目在長期停工之后,劉海濤(康橋公司法人及實際控制人)于2018年5月與李先生約定,用13套2次抵押勞務工人工資,第1次8套,第2次5套,抵拖欠的農民工工資后繼續施工。為了及時支付農民工工資,李先生被迫無賴高于市場10%的單價接受了康橋公司8套折合工程款14763365元,13套抵賬房屋其中8套,抵2014年之前拖欠的工人工資,另外5套暫定折抵后續工人工資。 因劉海濤當時承諾抵頂的房子可以辦理網簽過戶 李先生才被迫高價接收(第1次8套折合款項14763365元)。但后來李先生發現抵押的房屋不能網簽,在這種情況下康橋公司又和李先生協商將低于抵押價將8套房屋收回,短短一個月李先生損失3226490元。這次以房抵債后,李先生立即將收到11536875元用于支付工人工資,保證了工程繼續施工。

  由于劉海濤未能按時提供施工原材料,導致原本在2018牛6月份至2019年1月份就能完工的工程至今未能施工完畢。李先生也無法繼續向農民工支付工資,另外5套抵工資的房與李先生簽訂協議前就抵押出去,根本就是個騙局。

  此外,康橋因自身原因導致的二期7號樓工程款、 鋼管租賃費簽證等應在2014年之前支付的400萬余元,至今也未支付。截止目前,康橋公司共計拖欠我約1700萬余元,其中一期工程款1200萬余元,二期7號樓工程款及鋼管租賃費350萬余元,簽證勞務費及一期鋼管租賃費150萬余元。一期尚未做的工程量約400余萬元。

康橋公司單方毀約

  李先生表示今年8月份不但不給農民工工資,康橋私自將工程的后期的修理及部分未施工完的工程另找其他隊伍進入施工。在該項目目前施工設備都是我們的,我們要進行施工,康橋不讓我們進行施工并安排保安阻止我們的農民工進入工地,強行霸占我們的施工設備及材料。


農民工討薪現場視頻截圖

  2017年龍湖華府更名為“和平麓”,邯鄲市康橋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改名為邯鄲市新利通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還是劉海濤,這就是換湯不換藥的行為。

  本刊來到李先生所反映的“和平麓”項目地,發現該項目大門被邯鄲市建設局查封,門口貼著封條。項目大門口是貼著封條,但是項目繼續在施工中,因為留有其他沒有貼封條門。

  此事筆者時打通康橋公司劉海濤的電話表示了解拖欠農民工工資的有關問題,劉海濤直接掛斷電話,再次撥打就一直無人接聽。門崗保安說劉總外出辦事。

反映人哭訴騙局

  李先生說:邯鄲市建設工程清欠辦公室忽悠農民工,清欠辦工作人員告訴農民工,只要李叔考給你們的工資欠條上簽字清欠辦會要求項目方付給你們農民工的工資,如項目方付不起我們清欠辦先行墊付。

  農民工們就強烈要求李先生在工資欠條上簽了字,李先生說當時沒有多想既然政府都出面說這樣解決了,肯定錯不了只要農民工能拿到錢就可以。可等到的不是清欠辦的墊付,也不是項目方應付,而是清欠辦要求李先生立馬結清所簽字的農民工欠款,不然要走法律程序。失慌的李叔考東借西湊,給農民工墊付19.5萬元工資,實在湊到錢的李叔考找到了律師咨詢解決辦法,律師告訴李先生簽了不應該簽的字,農民工工資的欠條應該由項目方劉海濤簽字,按照有關法律應有項目方直接把工資發放到農民工手里。李叔考發現自己被欺騙。

清欠辦 人難見 臉難看

  就此事筆者來到邯鄲市建設工程清欠辦辦公室,來到二樓表明身份是因為李叔考反映的拖欠農民工工資一事了解相關情況,一科室工作人員沒等話音落完的說李叔考的事去對面辦公室,他們一直在管。來到該辦公室一位姓朱的負責人嚴肅的說沒有接到通知我們不對接受采訪,記者告訴這位朱姓負責人是市建設局辦公室讓來找你們的,朱負責人又說道上9樓找辦公室吧。記者又到9樓辦公室,辦公室的郭主任經過一段時間的溝通讓記者再到2樓找主管李叔考案件的負責人張保民或者任主任,來到二樓也沒有見到張保民和任主任,又見到剛才姓朱的負責人,還是說沒有接到通知。無奈再次上了9樓郭主任又是一番電話通知有關負責人可最后12點多了,也沒有見任何人來,郭主任說一位負責的汽車今天限號,正在步行過來時間有點長,這樣吧你們留下聯系方式我讓負責人聯系你們,待到發稿時也沒有接到任何清欠辦電話。

  

施工視頻截圖


施工現場

  關于該項目的開發企業是否惡意拖欠農民工工資?當地職能部門是否依法盡責?或著歪曲事實?根據有關新法律規定,保護農民工的合法權益。

  希望有關部門正確對待,抓緊給欠款的農民工解決問題。

  本刊將繼續關注跟蹤報道。來源:http://m.rmjjlww.com/zhujian/20191028/18701.html